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查看: 378|回复: 0
收起左侧

驭势科技——破局智能驾驶商业化

[复制链接]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18-10-5 19:22:1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2008年,金融危机乌云压城,汽车产业岌岌可危。

比尔·盖茨在计算机经销商博览会上揶揄汽车产业界:如果通用汽车像计算机产业那样激流勇进,我们将开着25美元的汽车,一加仑跑1000公里。

通用汽车虽深陷危机,仍不忘反唇相讥:如果汽车像计算机那样装Windows的话,一天可能莫名其妙崩溃两次,死机以后重启还不行,必须得重装,安全气囊弹出来前有个对话框,让你选“你确定吗?”。

在这场著名的嘴仗中,双方可能不曾想到,十年之后,汽车产业的“激流勇进”远超想象。

随着人工智能时代的来临,智能驾驶成为“最会颠覆已有世界的技术”,吸引无数英雄竞入战场:Google新成立的Waymo联手传统汽车厂商克莱斯勒、本田,特斯拉通过智能驾驶系统Autopilot已收集全球超过13亿英里的数据,英伟达、博世、英特尔等也深入布局。

战局已起,谁是这场战局中的中国力量?谁能率先让智能驾驶走进现实?

智能的爆发与物种的“创造”

2016年,是智能驾驶的元年。不愿在人工智能时代做“看客”的吴甘沙,辞任英特尔中国研究院院长,创立驭势科技,一头扎进智能驾驶的战场。

驭势科技的定位是无人驾驶新生态的“中场发动机”,即在中场穿针引线、给产业界的“前锋”(主机厂和出行服务商)传球,放大产业中的存量价值和创造增量价值。这样的合作方式,有利于获得更多的装机、更多的数据以及百万级车辆上进行实车验证的能力。唯有海量的数据,才能引起智能的爆发。

另一方面,吴甘沙笃信,未来的无人驾驶汽车一定不是在今天的有人驾驶汽车上打补丁,而是从头到脚为无人驾驶重新设计的。在智能取代马力的同时,没有驾驶员的交互设计也将重新定义汽车的界面,智能驾驶与交互设计是焦不离孟。驭势科技虽然不制造车,但为何不去想象和创造这个新的物种呢?这样的“创造”,未来可以开放给下游的车厂和出行服务商,与驭势的智能驾驶解决方案相得益彰。

方向明确之后,就是奋力奔跑。历时十月,驭势科技第一款无人车诞生。

2017年1月,驭势科技呈献给世界的开山之作出炉,在丰田、奔驰等大牌云集的CES北展馆,驭势科技研发的无人车——“城市移动空间”(又名“熊猫车”)高调亮相,引发众多汽车厂商、高科技研发公司和美国媒体的高度关注,随后获得“红点设计奖”。

“城市移动空间”有颜值,有智能,却唯独没有方向盘、油门和刹车。上车之后,人们不用关心身在何处,可以随意工作、放松交谈。

面对数千名聆听者,吴甘沙展示了对未来世界的大胆想象:这样的无人驾驶汽车将重塑人们的出行模式,每个人从出发到抵达,只需要一个按钮或者一句命令。

为什么是嘉善

除了“熊猫车”,驭势科技还设计了一款“精灵车”,定位成“轻移动空间”,轻奢的无门设计,允许乘客轻装上下车、在车上轻松交流。无论是哪种“空间”,都需要设计、研发和部署团队在试制和落地应用中紧密互动,这需要寻找一个“载体”。

在CES上迎来“高光”时刻的驭势科技受到江苏、浙江、上海很多地方的热情邀请。它们提出了很好的扶持政策“这让我们很难取舍,陷入了选择困难症”。

让吴甘沙最终下定决心,是在一次早餐之后。

吴甘沙走进餐厅时,华夏幸福执行总裁、产业发展集团总裁赵威拿了一张大大的地图。赵威拿着地图,向吴甘沙推荐嘉善产业新城,谈嘉善的区位优势、产城融合前景。
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